关于商标法中惩罚性赔偿司法适用的几点思考

惩罚性赔偿,是指行为人恶意实施某种行为,或者对该行为有重大过失时,以对行为人实施惩罚和追求一般抑制效果为目的,法院在判令行为人支付通常赔偿金的同时,还可以判令行为人支付受害人高于实际损失的赔偿金。[1]学界通常认为我国商标法第63条第一款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该条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继续阅读

商标使用证据到底有什么用? (商标确权阶段)

商标的价值在于使用。通过查阅《商标法》可以发现,“使用”二字共出现了65次。正是基于“使用”对商标而言极为重要,我们会经常看到商标使用证据在众多商标类型案件中出现。

相信大家已经听过多次商标使用证据有多重要的言语和案例,大家在网上也能随手找到到如何收集及保存商标使用证据方面的文章,既然大家对这些知识早已了如指掌,那我们这次就换个角度来分析这个话题——我们力图从实际目的出发,分析在不同案件中,商标使用证据到底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以及如何有的放矢地做好提供商标使用证据这件事情。 继续阅读

商标注册信息写错,不做修正对企业盈利有什么影响?

商标注册信息,是商标注册人在申请注册时向商标局提供的材料信息,一般包含注册人名义、企业名称、注册地址或其他注意事项等。在实际的操作中,往往有许多商标注册人会不小心将商标注册信息写错,最终导致了商标遭到撤销的处理。对此,企业在发生商标注册信息写错了,应该如何高效处理呢? 继续阅读

质疑:互联网公司上市必须拥有第9类注册商标?

近日,一篇名为《中国证监会:互联网公司上市必须要拥有第9类注册商标》的文章在商标圈广为流传,随后,《最新商标规定!没有第9类注册商标,互联网企业无法上市!》、《证监会的“第9类商标”,正成为奔跑在IPO路上互联网企业的命门》相继而出。这些文章的大致意思是:“中国证监会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发行人应合法拥有与其生产经营有关的商标所有权或使用权。没有第9类注册商标的互联网企业将无法上市!”

看到这则消息时,笔者不禁愕然,证监会为何会就商标注册类别问题做出如此细致的规定?带着疑问,笔者到处查找证监会的相关文件或者规定,但始终未能找到。经过进一步核实并分析,笔者认为其实上述观点完全并非证监会之意,而是一种误传。为避免大家的进一步误导,笔者认为有必要澄清事实,以正视听。

继续阅读

文字商标和图形商标也可能构成混淆——评“蓝精灵”商标案

案情

第6713412号“蓝精灵”商标(为“蓝精灵”文字,下称被异议商标),由刘某于2008年5月12日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指定使用在第30类的咖啡、茶、糖果、糕点等商品上。第1623034号图形商标(为蓝精灵图形,简称引证商标),由培育制作室有限公司于1996年10月9日向商标局申请注册,2001年8月21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0类的巧克力、蛋糕、糖果、饼干等商品上。在法定异议期内,培育制作室有限公司提出异议申请。商标局裁定异议理由不成立,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培育制作室有限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主要理由为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刘某不服裁定而提起商标行政诉讼。

法院判决 继续阅读